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經濟學人 > 正文

哥本哈根氣候會議:經濟學人:中美技術巨頭奮戰新興市場

2019-06-20 04:25 來源:網絡整理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7月9日下午消息,《經濟學人》日前撰文,兩大爭奪全球第一的比賽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一個是俄羅斯世界杯,角逐的主角有內馬爾和哈里·凱恩等。另一場比賽則在印度、印度尼西亞、巴西等其他新興經濟體之消費者手中的智能手機上展開,對陣雙方有美國在線巨星如谷歌、亞馬遜和Facebook等和阿里巴巴和騰訊領導的中國夢之隊。

商業地緣政治意味著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們的市場資本總額已經高達4萬億美元,且無需真正面對面交鋒。美國企業無從進入中國市場與本土公司競爭,中國巨頭也對美國市場敬而遠之;在中國科技成熟之前,歐洲始終處于硅谷的魔咒之下。

然而,時間和能力都在發生變化。曾經一度模仿硅谷產品的中國科技公司如今成了行業先鋒。比如騰訊旗下的通訊應用微信絲毫不亞于加州的任何產品。

因此,內地公司已經準備好在美國與中國以外的海外市場上大展拳腳。新興市場不斷上漲的收入、日益普及的智能手機和持續改進的互聯網基礎建設有力地吸引著所有科技公司。當他們爭奪下一個10億互聯網消費者時,阿里巴巴正在取代亞馬遜,谷歌正在跟百度賽跑,而騰訊則證明自己可以對抗Facebook。

但是,這些公司的戰略全不相同。美國公司通常從零開始設置分支機構。他們投資子公司為印度或墨西哥用戶提供與國內用戶所期望的類似的服務。比如,亞馬遜為進軍印度,承諾投資50多億美元以復制其在美國的服務。亞馬遜同時還對收購的公司進行品牌重塑。比如,去年亞馬遜以6.5億美元收購了迪拜的電商網站Souq.com,最后將其明確標為“亞馬遜公司”。

谷歌和Facebook在海外提供的服務于提供給美國消費者的也類似;因此,兩家公司在巴西利亞和班加羅爾的認可度與它們在波士頓和柏林幾乎無差。全球的谷歌用戶都使用著一樣的Chrome瀏覽器,YouTube網站或者Android手機操作系統,并以一樣的方式投放廣告。WhatsApp和Instagram都為Facebook所有,在全球亦十分受歡迎。

相比之下,很少有在印度尼西亞或印度的用戶會知道阿里巴巴這個品牌。阿里巴巴在新興市場上的戰略不是成立自己的商店,而是投資本地企業——無論直接購買還是收購少數股權。在過去兩年多時間里,阿里巴巴已經構建起一群側重購物、支付和交付的公司,其中包括印度的Paytm和BigBasket,印尼的Tokopedia,新加坡的Lazada,巴基斯坦的Daraz以及土耳其的Trendyol。這些公司的大多數消費者肯定不會知道他們使用的應用背后竟然有中國科技巨頭的支持。

騰訊同樣也投資了大量印度企業,涉及領域眾多,有共享乘車、在線教育、音樂流媒體、醫療健康、IT和電子商務等等,以及尼日利亞的支付公司和印尼的物流企業。(百度在開發新興市場份額這件事上相比其他兩家公司較不活躍,但其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可以在全球范圍內用于自動駕駛汽車。)根據數據公司CBInsights的資料,騰訊、阿里巴巴和其子公司螞蟻金服投資過43%的亞洲“獨角獸創企”。

這些公司采取的不同方式反應了西方和中國企業賺錢的方式。谷歌和Facebook的大部分營收來自廣告,也就是說他們的服務不需要太多本地化。

但另一方面,中國企業的競爭優勢向來在于處理支付和在某個之前難以實現貨物分發的國家組織貨物的分發。基于解決此類基本問題的業務很難直接輸出。“對于這樣的事情,一刀切的解決方案不適用于不同國家,”技術投資公司Insignia Ventures Partners的譚英蘭(音譯)說道。在新加坡成為分銷專家的經驗在印尼這個有著1.75多萬個小島的國家基本沒有任何幫助。同樣的,在越南行得通的支付處理方式在巴西或尼日利亞則沒有行不通,因為這些國家的銀行和監管系統各不相同。換句話說,這種復雜性若是交給當地創業家來解決,等他們取得成功后再收購之,效果可能會更好。

那么這些不同的戰略如何互相競爭呢?中美競爭最激烈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印度和東南亞市場。投資規模可以反映些許信息:根據數據供應商Tracxn的資料,去年印度創業公司共獲得52億美元的中國科技投資,相比2016年僅9.3億美元。市場研究集團Forrester表示,中國科技巨頭(包括京東和滴滴打車)去年在東南亞企業的收購上一共花了60億美元。

中國的企業有數個優勢。他們在吸引數億新興市場消費者進入互聯網一事上有可靠的記錄。馬來西亞或越南等地的僑民,再加上來自內地的游客等,為企業進入這些市場提供了灘頭陣地。這些中國巨頭同時也到了國家政府的默許支持。亞洲創業公司的創始人更愿意效仿馬云而非美國大佬;為了長期經營他們的公司,顯然他們更愿意采取中國的模式。

大吉大利心水论坛